目前位置:首页 > 墓园视角

沈阳公墓龙生人文纪念园之芦衣顺母

内容来源:沈阳墓园龙生官网   发布时间:2022-11-18

沈阳公墓是正规墓园单位,距辽河而落,龙生人文纪念园的二十四孝之芦衣顺母:闵损芦衣顺母故事提到了“棉絮”,那么春秋时期到底有没有棉花?故事原型(原版)又是怎么说的呢?

【沈阳墓园原文】周闵损,字子骞,早丧母。父娶后母,生二子,衣以棉絮;妒损,衣以芦花。父令损御车,体寒,失纼(zhèn)。父查知故,欲出后母。损曰:"母在一子寒,母去三子单。"母闻,悔改。

系诗颂之,诗曰:

闵氏有贤郎,何曾怨后娘。

车前留母在,三子免风霜。

【沈阳墓地译解】 闵损,字子骞,春秋时期鲁国人,孔子的弟子,在孔门中以德行与颜渊并称。孔子曾赞扬他说:“孝哉,闵子骞!”(《论语·先进》)。闵子骞的生母过早去世,父亲娶了后妻,又生了两个儿子。继母经常虐待他,冬天,两个弟弟穿着用棉花做的冬衣,却给他穿用芦花做的假棉衣。一天,父亲出门,让闵子骞牵车。因天气寒冷,浑身打颤,闵子骞将绳子掉落地上。父亲一鞭打过来,芦花随着打破的衣缝飞了出来。父亲方知闵子骞受到虐待,非常气愤,返回家要休逐后妻。闵子骞跪求父亲饶恕继母,说:“留下母亲不过我一个人受冷,休了母亲三个孩子都要挨冻。”父亲十分感动,就依了他。继母悔恨知错,从此对待他如同亲子。

这个故事中,闵损“衣皆藁枲(xǐ)为絮”,其异母弟则“绵纩重厚”。注意,到这里还没有提到“芦花”,衣服里是麻之类的草纤维;提到了“绵纩”,绵纩是丝,不是木棉,也不是绵花。(《说文解字》:纩,絮也。《小尔雅》:纩,绵也。絮之细者曰纩也。)


立刻拨打:024-86726677